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构  >   农村社会事业促进司  >  乡村文化指导

【首批全国村级“乡风文明建设”优秀典型案例】安徽桃园村:因地制宜寻乡村文化根基促民风正村兴旺

日期:2020-11-02 作者: 来源:乡村文化指导处 【字号: 打印本页

  桃园村在乡风文明建设过程中,注重因地制宜用好村内文化资源,深挖“中国好人”王能珍等英雄事迹,从凝聚共识上发力,寻求群众的认同点和传承点,以文化人、以文养德,弘扬了乡风文明的正能量。 

  民风正则村兴旺。在优良的乡风文明涵养下,桃园村集体经济从十年前的一片空白,到如今逐年壮大。农村产业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千亩灵芝、万亩桃园,精品民宿农家乐等农业产业项目均已落地,带动村民致富。 

  一、有史可鉴:因地制宜盘活村内文化资源 

  桃园村位于芜湖市湾沚区,属典型的丘岗地区,面积17.6平方公里,人口6047人,该村拥有万亩桃林,历来“青山绿水弋江畔、桃花园里有人家”的美誉。 

  走进桃园村村口,犹如走进了一座小花园,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映入眼帘。这里不仅风景秀丽,而且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是南宋状元、词人、书法家张孝祥的后裔聚居地,也是当代抗洪英雄王能珍的家乡,村口竖立着南宋张孝祥以及抗洪英雄王能珍等历史人物和烈士的肖像。 

  桃园村历史文化悠久,名人辈出。在桃园村有一个名为相思园的村民组,是南宋张孝祥的后裔村。为了深入挖掘张孝祥文化,芜湖市还成立了张孝祥文化研究会,让名人文化反哺乡风文明建设。

  “把生于斯长于斯的文化再根植于斯,有史可鉴,老百姓更能接受,自觉地将这些文化内涵转化为实际行动。”桃园村党委书记梁友文说,这是一种内生驱动力,是村庄邻里乡亲和谐共存的宝贵精神文化财富。 

  桃园村还有着浓厚的红色基因,亦有“烈士故里”的美誉。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有张定榆、徐树桃、杨光金等革命烈士。在和平安宁的现代,还有一位烈士王能珍。说起“中国好人”王能珍,桃园村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2016年,桃园村逢几十年不遇的大洪水,62岁的老党员王能珍以身赴险潜入急流试图探查圩堤漏洞,不幸被卷入洪水英勇牺牲。 

  为了纪念烈士忠魂,桃园村建了一座王能珍纪念馆,也是芜湖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纪念馆内详细介绍了包括王能珍在内的桃园村烈士们的生平,他们忠于革命忠于人民的牺牲精神,每时每刻都在涵养着桃园村的村民。 

  “在乡风文明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用好村内文化资源,寻求群众的认同点和传承点,唤醒乡土文化的根脉,传承乡风文明的正能量,激发桃园人民内心深处闪烁的家国情怀和英雄情怀。”梁友文说。 

  在村民们看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家乡注重以文化人,以文养德,乡风文明,家风优良,民风淳朴,值得骄傲和自豪。 

桃园村相思园自然村一角 

   今年49岁的村民徐德武在江苏无锡打拼多年,已创办了一家汽车零配件企业,生活无忧的他却选择了回乡创业,带动不少村民在家门口致富增收。 

  “过去不知道村子有如此悠久的历史,有这么多值得敬仰的烈士。”徐德武说,再回家乡,变化太大了,找回了小时候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记忆。回乡后,他投资了数百万元将桃园村废弃的校舍打造成了农家乐和精品民宿,并且承包了一片山林产业化种植灵芝。 

  “早年出去打工,知道在外打工的辛苦,打心眼里希望邻里都能在家门口就业,方便照顾在家的孩子和老人。”徐德武说,未来民宿和灵芝基地可以带动两百余人就业。 

  二、村民自治:抓牢群众基础为乡村“美颜”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年选择到城市打工,很多村庄只剩下空巢老人或留守儿童,村庄日益没落、房屋无人居住、环境又脏又乱。几年前,桃园村也是一样。 

  2017年,村民张国旺从外地回乡过中秋,他看到自己曾经熟悉的家乡破落不堪,中秋团圆,他挨家挨户串门看望空巢老人。 

  “看到老人们空洞、没有希望的眼神心里很难过,有些老人生病了没有子女在身边不能独自去医院看病只能硬扛。”张国旺说,儿时的乡愁要找回来。 

  治理不是两个字的口号,要有实实在在的举措。那个中秋夜,张国旺召集了在外创业回乡过中秋的村民和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从凝聚共识上发力,给家乡“美颜”。 

  中秋之夜,村民们来了一场头脑风暴,针对村庄怎么整治、留守儿童如何关爱、空巢老人怎么帮助等难题,展开了讨论。大部分在外创业的年轻人,对家乡都有深厚的感情,探讨期间,纷纷表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不到一个小时,村民们主动捐资达 20 多万元。 

  村民自治在桃园村乡风文明建设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梁友文说,之前最担心的就是村民们意见不统一,工作无法正常开展,有了村民们的鼎力支持,村“两委”干部各项工作都得以顺利推进。梁友文在当选村党委书记之前,也经营着一家特色农庄,村民们便放心地把村庄交给他统一规划。 

  道路要硬化,雨污水分流,垃圾分类,房前屋后菜园整治……这些东西一样都不能落下,生态宜居的小村庄已经在梁友文的脑海里呈现出来。 

  各村民组的环境整治相继动工了,村民孟金妹没想到,环境整治一动工,自家的棋牌室无人问津难以为继倒闭了。 

  “大家都忙着收拾房前屋后,没人来打牌咯。”孟金妹说,过去邻里农闲时候就爱聚众打麻将,她为此还买了几张麻将桌召集大家打麻将收些服务费。哪想到“好景不长”,村民们都去参与村庄的环境整治了。得跟上大家的步伐,孟金妹思量了几天,决定关了棋牌室,也给房前屋后收拾一番,还在门前种了些四季花草。 

  如今,走进桃园村的各村民组,像走进了乡村旅游目的地,村庄内道路两旁是灰色的瓦砾砌成的矮围墙,村民们在围墙上摆放着各式的花盆,有紫的睡莲白的茉莉粉的蔷薇,还有五颜六色的格桑花,就连门口的柴垛也充满设计感。 

  据统计,经过环境整治,桃园村整治出垃圾370余吨,污水处理220余处,改厕259户,道路改造3870米,房屋维修 40余栋。 

  今年78岁的村民张定新乐呵呵地说,自己一点也不羡慕城里人。“夜里有路灯,白天有保洁,经常还有城里人来村里玩,不少年轻人回乡还不忘来看望我们老年人,知足咯。” 

桃园村文化墙绘一瞥 

  三、制度规范:筑牢制度根基移风易俗 

  为了让乡风文明制度化,桃园村倡导村民自治的同时,还建立了村规民约,开展各类评选活动,制定考核办法,用模范评选、相互监督、积分管理、分红奖励挂钩等一系列自治举措来推动管理长效化,防止陈规陋习反弹回潮。 

  “扫黑除恶强政权,人人参与保平安……长辈视同我爸妈,尊老爱幼传佳话……火种严控带上山,秸秆禁止去焚烧……”在桃园村道路两旁的墙壁上,村规民约几乎随处可见。 

  “借助村规民约,提高农村社会的文明程度,形成了团结、互助、平等、友爱的人际关系。”梁友文说,村规民约的落实执行,筑牢了制度根基推进移风易俗。 

  近年来,农村铺张浪费、红白喜事大操大办等陈规陋习屡禁不绝。不少桃园村村民也深受困扰,为此,梁友文召集村里的退休老教师、老干部、老党员等“老长辈”们编了一道名为《随礼难》的顺口溜。 

  “得知东家在考学,闻听西家在娶媳……亲朋好友上千块,平时月随五六门……村规随礼定民约,严控一百不许超……”这道顺口溜说到了村民们的心里。 

  “过去,村里有红白喜事家家都要随礼,从500元到1000元不等,原本是一个心意,慢慢却成了大家的负担。”村民苏学龙说,自从有了这道顺口溜之后,现在随礼都不超百元,大家都拍手叫好。 

桃园村农家书屋一角 

  为发挥身边榜样示范带动作用,桃园村设立了移风易俗文化墙,采取月评比、年统计的方式对村规民约及移风易俗执行情况进行考核,每月安排村民代表对各户执行村规民约情况进行评分,评选出“道德模范”“最美家庭”。对评分在60分以下的农户将取消合作社年终分红及公益事业分红,并督促整改,采用党员帮扶,点对点、一对一整改提升。 

  移风易俗工作需常抓常新,为此,桃园村还成立了村民道德议事会、红白理事会,由有威信的村民任组织成员,新群众的孝养理念,并成立“两代表一委员”和“老长辈矛盾纠纷调处工作室,确保矛盾不出村,保障村庄和谐稳定。